Ramen Yao

看文笔记

能到入这个神仙遍地的圈子真是我上辈子修的福
《电光幻影》中,杨修贤在井然弓起着颤栗的背上一笔一画画上一朵蒲公英。文末标示,蒲公英花语:无法停留的爱。
这篇文在我心中就此结笔了。

《早春二月》中,“但当爱情来临时我们束手无策”,是沉静平淡的暗恋中一记惊雷。

《情有所钟》分手那晚的场景在《蓝宇》中再一次看到时,仍旧哽咽。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看到他的爱人已经泪流满面。”

什么时候开始心疼白宇的,“我不分手!他也不能!”
当铭刻进基因的本能与家庭予人潜移默化的熏陶下的三观与作为和刻骨铭心的爱对抗时,那是撕裂般的痛苦与无措。

今天草堂更文了吗,木有TAT。

看《春潮》哭的最惨的一段:
是阵雨,是流行性感冒,是所有短暂而美丽的事物。是梦,是幻境,是乘坐时光机器来到二十八岁的勇敢,是疲惫也是灿烂。
  白宇昏沉着头脑,他的手抬起又落下,在空中画了一道高中时代的抛物线。
  他指着那虚无线条的顶端,说:“他就是这个。”

说是“浪漫现实主义”再合适不过,这两个词的交融,是看着美梦在眼前破碎的痛彻心扉,异常残忍;而在暗缝中开出的花又是震撼又迷人的。

《五道口地铁奇缘》中ABO设定的存在展现出二人关系的不寻常。
烟口完毕后,白宇一句“你怎么又这样”真他妈是戳我心尖啊。
A,处上位者的卑微;O,处下位者的倨傲。这种看似颠倒的关系在爱情中拉扯,让人有种看某本名著时的感觉,但又是不一样的。

评论

热度(1)